• <table id="3x6o8"><meter id="3x6o8"></meter></table>

      子公司前腳收購昔日素質教育獨角獸“VIP陪練”,后腳“小音咖”被曝失聯、停擺

      2022-06-18 22:55:08 經濟觀察網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葉心冉 小音咖疑似跑路一事仍在發酵,圍繞小音咖的兩方均在維權。

      據消費者提供的名為“小音咖維權信息匯總”的騰訊文檔顯示,截止到6月18日下午,已經有超過5000名消費者填寫了文檔,文檔內消費者自行登記的預繳納的學費目前共超過1.7億元,多數消費者披露了合同編號。并且,小音咖內部員工和兼職老師也在進行維權。

      員工突然被告知部門關閉

      6月13日晚22時許,小音咖創始人李艾在官方公眾號發出一封《致小音咖家長和老師的一封信》。在信中,李艾坦言“小音咖確實遇到了困難”,一方面資金緊張,另一方面尚未接到允許復工的通知,無法正常開展業務活動。此外,李艾表示,啟動紓困計劃,著眼于線上復課。計劃將老師的新的上課薪酬先以打折的方式支付,剩余部分分期進行支付。對于歷史未發放的課酬,制定分期支付方案。

      然而6月14日,小音咖的員工們卻在微信群里收到了部門關閉的通知。小音咖上海金橋校區的一名班主任小玉告訴記者,6月14日,其發現公司的企業微信無法登陸,后臺系統也無法登陸,頁面均顯示賬號已被凍結。緊接著,部門經理通知各班主任,接到公司領導的會議電話,小音咖上海只保留全職老師部門30人,其余部門人員全部關閉。關于薪資問題,公司給出的說法是,目前沒錢,先打欠條,等到以后有錢了再發。

      (受訪者供圖,下同)

      但小玉至今仍未見到有來自公司的任何加蓋公章的書面文件,并且被告知要在近幾日提交離職報告,因為下周將沒有人事辦理離職業務。據小玉介紹,之前公司的企業微信群中大概有超過880名員工。目前,他們已組建了兩個員工群,其所在的仲裁群已經500人滿員。

      資料顯示,小音咖隸屬于上海藝齊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提供系統化的音樂輔導服務,有30+樂器品類,3000+音樂老師。據悉,小音咖提供線下教學點教學和家教1對1兩種服務形式。小玉介紹,其校區內的教師,分為兼職教師、全職教師,但大部分是兼職教師。以其所在的校區為例,約200名老師,全職老師只有近20位。

      據小玉講述,小音咖在上海的教學點于3月14日關閉,原本3月15日應該發放2月份的工資,但一直拖到4月份才補發,此后再沒有工資進賬。目前,公司已經拖欠了3-6月共計三個月的工資,并且這期間的社保費用公司也未予繳納。

      據介紹,4月份,其曾向公司行政方面了解工資拖欠問題,當時被告知是受到疫情封控的影響,U盾在總部辦公室,所以未如期發放。此后,小玉和同事們再沒有收到來自公司的解釋。

      家長無處聯系

      與此同時,有大批消費者反映,目前聯系不到小音咖的工作人員。而小玉則表示,公司突然關閉了企業微信登陸權限,導致她也無法與家長溝通。

      關于“小音咖上海只保留全職老師部門30人”的這一信息,小玉表示,其認識的全職老師沒有人接到此類通知。在名為“小音咖家長群(5群)”的微信群中有家長反饋,沒有見到老師的名單,也沒有人授課。另一位家長則在群中表示,樂器課程都是一對一授課,而且涵蓋了各種各樣的樂器,每一名學生的課程進度也不同,30名教師如何服務這么多學生?

      根據在大眾點評上梳理,小音咖在上海共有25家教學網點。6月10日,小音咖曾在公眾號上發布通知,根據市政府相關防疫規定的要求,目前公司不設立任何線下接待點。將于6月15日起,開設線上服務熱線,辦理售后服務。

      但目前公布的兩個熱線電話,記者撥打多次,均提示關機,撥打小音咖官方熱線也未有人接聽。

      去年10月,上海印發《上海市民辦培訓機構培訓資金管理指引》顯示,鼓勵商業銀行提供專業服務,與培訓機構、消費者共同實施銀行定期劃扣預收費管理機制。 培訓機構與消費者和商業銀行簽訂服務協議,約定專用存款賬戶開立、資金用途、資金劃扣金額和時間、資金結算、風險提示、異議處理辦法、爭議解決辦法等事宜。

      可見,如果涉及銀行定期劃扣預收費管理機制,需要培訓機構、消費者、商業銀行三方共同簽訂協議,但多數消費者反映對此并不知情。

      顯示已有超過5000名消費者登記

      6月17日,上海市消保委官方公眾號對于小音咖的問題予以了關注,在公眾號留言區域,大量消費者留言表示自己還有諸多課程未兌付。從反映來看,消費者的報名費用在3萬到8萬元不等。

      據消費者耿女士表示,她在小音咖平臺上為孩子選購的是買30節送10節的吉他課程,吉他老師是兼職老師。3月2日是最后一次在線下網點上課,6月1日,其與吉他老師商議恢復線下授課時,吉他老師提醒耿女士,他已經2、3、4、5月都沒有拿到兼職工資。

      這時耿女士聯系班主任,電話無法接通,微信消息沒有回復,“完全沒有客戶維護。”耿女士說到。

      隨后,耿女士加入了維權“5群”,據其了解,目前小音咖的維權群已經有13個,每一個都達到了500人的上限。

      據耿女士提供的名為“小音咖維權信息匯總”的騰訊文檔顯示,截止到6月18日下午,已經有接近5500名消費者填寫了文檔,文檔內消費者自行登記的預繳納的學費,目前共超過1.7億元,多數消費者在其中登記了合同編號。

      (來自文檔截圖)

      小玉表示,這一金額應該還未統計完全,很多家長可能還不知曉此事,因為企業微信被限用,他們還來不及通知家長。

      多位家長反映,在報名時,小音咖工作人員會向家長強調,2021年12月,小音咖已經與上海銀行(601229)正式開設資金監管賬戶。

      據記者獲取的一份名為《上海銀行上海市培訓機構預收資金監管服務合作協議》PDF版文件顯示,甲方為上海藝齊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小音咖”公司全稱),乙方為上海銀行人民廣場支行,合作內容包括乙方為甲方提供消費者個人賬戶中預付培訓資金信息,乙方僅對消費者個人賬戶中預付培訓資金進行監管,乙方不對消費者直接通過甲方渠道辦理的現金、票據等資金的存在承擔監管責任。

      而此前的6月15日,上海銀行方面曾回復媒體表示,小音咖是在2021年12月,和上海銀行達成資金監管合作意向,并在今年年初,討論推進在上海銀行開立監管專戶系統運行等具體的監管實施方案。但是,因為疫情的影響,相關的工作推遲了,目前尚未正式實行資金監管。

      一邊欠薪 一邊收購?

      吊詭的是,在欠薪期間的4月,小音咖還宣布了一筆收購。4月11日,小音咖在公眾號宣布已完成對VIP陪練的全資收購,正式成為VIP陪練的獨資股東。

      正是這筆收購,讓員工和消費者疑惑,小音咖在經營已經存在問題的情況下,為何還會出手收購?錢款何來?

      天眼查信息顯示,6月13日,“VIP陪練”所屬公司上海妙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完成投資人(股權)變更、法人變更。股東由葛佳麒、姚立嘉變更為上海藝齊來藝術團有限公司,該公司系上海藝齊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法人則由姚立嘉變更為李艾。

      4月這一消息一經發布在當時市場引起了不小的反映。VIP陪練曾是在線音樂教育賽道中的翹楚,獲得過騰訊投資、藍馳創投的多輪投資,郎朗還為其代言。

      資料顯示,VIP陪練隸屬于上海妙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開創“一對一在線樂器陪練”,專注于解決琴童的練琴問題,提供鋼琴、小提琴、古箏、長笛、二胡、薩克斯等32種樂器陪練服務。

      小音咖的情況不容樂觀,剛收入囊中的VIP陪練疑似也存在問題。根據接近VIP陪練的知情人士透露,此前時間,VIP陪練工作人員一直在籌備618促銷事宜,原本預熱活動要做到6月15日,但是6月14日晚間,公司要求全體員工將東西收拾帶走,居家辦公,停止售課,支付鏈接關停,只保留服務。

      令人疑惑的是,在微博平臺,VIP陪練的官方微博還曾在6月14日點贊了一條消費者維權小音咖的一條微博。

      針對上述信息,記者致電VIP陪練的官方熱線,一直未有人接聽,同時在線上詢問客服,也未有客服回復消息。有消費者在網絡上反映,VIP陪練班主任聯系不上,客服電話打不通。

      VIP陪練主打1對1的線上模式,這樣的商業模式又回到了線上教育燒錢獲客、缺乏造血能力的質疑這樣老生常談的問題,此前,小音咖出手收購,曾被李艾形容為“強強聯合”,但根據從消費者及小音咖員工處的了解得知,在上海封控期間,小音咖并未推出流程化、規模化的線上化工具、業務,而是老師與家長的自發線上化行為,同時老師在這段時間的課時薪酬也未予發放。

      創始人李艾曾在小音咖公眾號預告會在6月17日公布紓困計劃的具體方案,目前仍未見進一步信息。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小玉為化名)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閱讀

        和訊特稿

          推薦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久青草视频福利视频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