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3x6o8"><meter id="3x6o8"></meter></table>

      抗40年最高通脹,美國或取消部分對華關稅,專家:利好出口企業

      2022-06-17 17:16:48 時代財經 

      美對華關稅減免的預期再度升溫。

      6月16日凌晨,美聯儲公布了6月份議息會議紀要,重拳出擊控通脹,6月加息75BP,為1994年以來最大幅度,同時已啟動縮表進程。

      為了應對通脹,連日來,美國白宮屢次傳出拜登將在未來幾周內就是否延長前總統特朗普加征的關稅作出最終決定。

      全美零售業聯合會(NRF)主席馬修·謝伊(Matthew Shay)15日繼續呼吁美國政府廢除對中國進口商品征收的不必要且代價高昂的關稅,以減輕美國消費者的壓力。

      回溯2018年6月15日,美國政府依據所謂“301調查”結果對中國輸美商品發動兩項加征關稅的行動。當時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布的加稅清單包含兩個序列,總共包括1097種產品,而這兩項行動將分別于今年7月6日和8月23日結束。

      今年5月3日,美國啟動對華加征關稅復審程序。

      “關于對華關稅設立與取消,美國內部一直爭議比較大,多方博弈激烈,短期內很難達成‘完全取消’共識。”6月16日,中國CFO百人論壇理事、高級經濟師鄧之東對時代財經分析。

      鄧之東認為,為了緩和美國國內的經濟壓力,取消少部分加征或一部分懲罰性關稅的成功可能性很大。

      6月16日,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陳佳對時代財經表示,拜登為了今年11月的中期選舉獲勝而取悅選民,不得已調整部分對華關稅。客觀的說,從近期美國金融市場的價格反饋來看,這也對美國拉低通脹確實是有積極作用的。

      至于對中國的影響,商務部研究院研究員、美洲與大洋洲研究所副所長周密6月15日對時代財經表示,根據前五月的數據,對中國的出口來說,美國是一個重要的市場,若關稅取消、商品價格降低是有利于進出口貿易的。

      不過陳佳認為, 一旦美國部分調整對華關稅,中國對美進出口的障礙會略小一點,但增長方面不宜過分樂觀。

      圖片來源:圖蟲貿易

      拜登或取消部分對華關稅

      美東當地時間6月10日,美國勞工部發布的數據顯示,美國5月CPI數據同比上漲8.6%,環比上漲1.0%,創1981年12月以來最高值。

      為了應對高通脹,美國加息腳步加緊。6月16日凌晨,美聯儲公布了6月份議息會議紀要,加息75BP,為1994年以來最大幅度。

      白宮也多次表態會通過各種工具控制通脹,而取消部分對華關稅則是作為其中一個“工具”被提上議程。

      5月3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啟動對特朗普時期相關行動的法定復審程序。本輪復審的就是涉及當年兩項清單合共500億美元的商品,包括航空航天設備、高鐵裝備、新一代信息技術、農機裝備、數控機床和工業機器人、生物醫藥和醫療器械、新能源和新材料、船舶和海工裝備、化工產品(潤滑油、塑料等)、用于高科技制造的機械產品,半導體和半導體制造機械、摩托車、蒸汽輪機等。

      據中財網6月15日報道,從知情人士那里得知,拜登上周二在與核心內閣成員的會議上給出一些“暗示”,表示自己傾向于讓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進行正式的“排除程序”,但“拜登不太可能減免鋼鐵和鋁等大型工業產品的關稅”。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在6月8日的眾議院籌款委員會聽證會上則表示支持,“我相信一些關稅的最終買單者是美國人,而不是中國人,它們傷害的是美國的消費者和企業。”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表示,取消部分商品的關稅“可能是有意義的”,有助于遏制美國40年來最嚴重的通脹。

      周密對時代財經指出,關稅相對于不同的消費群體或者是市場主體,影響不太一樣,應該多從消費主體的利益出發。

      時代財經采訪多位專家均表示,在高通脹背景下,美國對華關稅有所松動的可能性大增。

      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院長滕泰分析,美國這一輪通脹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既有長期積累的超發貨幣的滯后影響,也有能源、原材料和工資等成本沖擊。“取消一些不合理的關稅以及逆全球化的貿易保護措施是大勢所趨。越早取消這些關稅,對美國降低通脹率越加發揮積極的作用。”

      陳佳則表示,美國的通脹問題已經不單純是貨幣政策問題,它有很強的結構性因素藏于其間,現在把美國經濟核心問題的解決方案歸結為去反對前一任特朗普政府的政策,這本身就不夠嚴肅。“真要試圖扭轉美國經濟基本面,尤其是長期通脹預期,是一件系統工程。”

      至于調整的時機,周密指出,“7月6日是特朗普對華關稅的結束日期,新的調整方案可能會在此之前公布。”周密補充稱,取消或是調整特朗普時期關稅是拜登在競選時候的承諾,目前可能條件成熟了,拜登有更加充分的理由來做這件事情。

      對中國企業的出口有積極作用

      據中國海關總署最新數據,1-5 月,中、美貿易總值為2萬億元,增長10.1%,占12.5%。其中,對美國出口1.51萬億元,增長12.9%;自美國進口4892.7億元,增長2.1%;對美貿易順差1.02萬億元,擴大19%。

      6月9日,中國商務部回應美國研究取消對華加征關稅的有關報道時稱,“我們注意到美方近期關于考慮取消對華加征關稅的一系列表態,已多次作出回應。中方在這一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在全球高通脹形勢下,從企業和消費者的利益出發,取消全部對華加征關稅,有利于中美兩國,有利于整個世界。”

      滕泰指出,美國取消對華關稅于促進中美貿易的正常化,對于中國相關企業的出口,也有積極的作用。

      鄧之東也認為,目前美國經濟承壓,作為政治性考量的關稅壁壘,違背經濟貿易發展規律,對雙方都造成了極為不利的影響。美方取消加征關稅,提振雙方經貿往來,帶動全球經濟復蘇。

      陳佳預計,如果疫情防控不出現大的波折,中國國內相關行業企業的訂單確實能有所復蘇。“雖然部分供應鏈確有遷往越南,但整體上越南對全球供應鏈的戰略影響力短期內無法與中國相提并論。一旦關稅壁壘消除,以中國強大的產業鏈配置和供應鏈保障能力,短期內在世界上是很難有競爭對手的。”陳佳補充道。

      盡管美國對華關稅的調整可能性很大,對于中國的出口企業而言無疑利好消息,但陳佳認為,在增長速度上不宜過分樂觀。

      陳佳對時代財經談到了三個方面的原因:首先,中國在這幾年對國際貿易格局進行了研判,同期調整了貿易結構,對美貿易額已經下降到第三位,位于東盟和歐盟之后。

      第二,近年來,中國一直在進行產業鏈升級和供應鏈保障工作,部分過剩產業鏈遷移是必然結果。

      第三,美國消費的結構性問題比較嚴重,及時放開對華關稅,短期內中美貿易額也很難實現突破性增長。

      至于人民幣匯率方面,滕泰認為,美國對華關稅的調整,對中美貿易有利,但是不會對人民幣匯率造成重要的影響。

      滕泰稱,人民幣匯率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主要是經常項目、資本項目以及錯誤與遺漏項目來影響,但是從過去幾年來看,中美貿易始終處于中國順差,中國資本項目也是順差的局面,所以人民幣雖然出現階段性的、技術性的貶值,但長期來講,更有升值的壓力。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閱讀

        和訊特稿

          推薦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久青草视频福利视频97